我和小姨子那些旧事儿(下)

   这天傍晚,俞总、白总、蓝欣和我一行四人提早到了酒店。看看时间还早,我们三人在包厢里喝茶闲聊,蓝欣则去安排酒菜。不久,一位女士和两位男士鱼贯进入了包厢,俞总忙迎了上去。两位男士以前都认识,是外经贸委的两名处长,那位女士我和白总都没有见过。俞总把她迎了进来,并给我们互相介绍。原来,这位女士就是新来的主任助理,姓夏,原来是省外经贸委的处长。在俞总介绍的过程中,她客气地和我们握手。我见她也不过三十七八岁的年纪,一头微微卷曲的齐耳短发,柳眉杏眼,肤色白皙,但脸上透出隐隐的雀斑。一身黛蓝色的西装,领口处绣着一朵银丝玫瑰花,显得高贵典雅。见到她,我忽然觉得她有点面善,一下子想不起在哪里见过。当俞总介绍我时,她眼光也在我脸上略一停顿,好像想起了什么。但也只是就那么一瞬间,除了我有点感觉外,周围的人都没有觉得有何异状。

  寒暄毕,大家都依次入座。俞总是东道主,居中而坐。夏主任坐在俞总的右边,左边请年长的那位处长坐了,其余人也都各就各位。由于夏主任是新来的领导,又是女同志,我们不知道她的酒量和格,场面一开始有点拘谨。夏主任倒也精明,察觉到了,主动依次敬酒,场面一下子活跃起来。于是,大家频频举杯,你来我往,不觉之间已是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了。席间,我也向夏主任敬酒。她和我碰了一下酒杯,随口问了我一句:“赵总是本地人吗?”我回答道:“不是啊,我是FL市人。大学毕业分配到这里工作的。”她眼睛一亮,“哦”了一声。这时,蓝欣也过来向她敬酒,就没有继续说下去。如此这般,一来二去,已将近二个小时,大家酒也差不多了。我知道这种公务

随便看一看